面包树下的猴子

二十七岁的夏天[1]

从春天说起吧。

其实关于春天的很多事情已经淡忘,大概每天方程式一样固定的生活中实在没有太多值得留在记忆里的东西。

初春有一段时间很忙,一次加班到十点多整个楼层只有一个人,乘出租车经过黑暗的小路时也会担心安全问题,可能安全感这个东西真是小时候缺失长大后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回来了吧。后来公司人员变动很大,不停地有人离开,总让人感觉她在日渐落寞。

清明在杭州,杭州城大大小小的街道上搭满脚手架,整个城市像一个大型工地,很难找到一条宽敞的人行道行走,总是担心头顶会砸落一块砖头。暮春时节的杭州其实和往年一样花草繁茂,香樟长出嫩黄的新叶,西湖边柳树迎风摇曳淡绿色的木绣球已非常低调但依然会引起注意,从远处可见太子湾公园大片的郁金香盛开,但因为城市改造交通拥堵,当时计划去的很多地方最终都因为等了一个小时没有公交,即便公交来了却挤不上去而放弃,最终一天的时间在酒店睡了半天,吃了一碗老北京炸酱面和云南过桥米线而结束,大概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想去这个地方。

春天里一段时间对厨艺很感兴趣,参照师父给的菜谱做了一次提拉米苏,味道还不错。开始渐渐远离辛辣和油腻的食物,超市购物时会去关注包装上的营养成分,这可能算是一种初老的症状吧。


今年初夏雨水很少,一度以为今年大概没有梅雨天吧。六月下旬开始雨水多到像头顶的天空缺失一块,南方很多地方一周七天也难晴两天。

买了一盆茉莉,开出了淡紫色的小花,但也只是几天因为连日阴雨,加上阳台光照时间太短,短短几天便枯萎掉,本来期望今年夏天能够自己养一盆茉莉,整个夏天大概都会花香满室,以后在外面遇到买茉莉花的婆婆一定买一把回来实现这个小小的愿望,没有栀子和茉莉的夏天总是不够美好。

。养植物这种事情大概也不是徒有爱好能养活,房间没有阳台只有个窗户,起初养了三盆多肉,春天的时候在花市买了盆小月季和雏菊,雏菊回来一星期就枯死,月季生了虫子但也挨过了开花的季节,四朵鲜红的小月季整整开放了一个星期,花朵干枯后成了学习摄影的拍摄物体。


最近开始健身,直接目标是减肥,但最终目标是为了健康,今天下午突然想出去跑步,外面飘着小雨,汗水和泪水一起打湿衣服,爱上了运动后大汗淋漓的快感。

看了是枝裕和的 [海街日记]后,一段时间心情很平静,很久没有在看完一场电影后有这种舒心的感觉,后来看了[如父如子],这种慢节奏生活化的片子是我的最爱,相较科幻片我可能更爱这种生活化到可以将自己带入的影片。


雨势渐小时听到了今夏第一声蝉鸣,在这个闷热阴雨的午后。


关于夏天,有美好,也有不美好。




评论

© 面包树下的猴子 | Powered by LOFTER